渭南市鼎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 00168-872767
邮箱:service@shanghaihunyi.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200亿的市场、利润空间却不到10亿?直播平台转型焦虑

字号:
摘要:200亿的市场、利润空间却不到10亿?直播平台转型焦虑

[图片]

坐在杭州城西银泰城的总部办公室,天鸽互动 CEO 傅政军可以俯瞰到大半个杭州城,在这里办公的时候,他会打开天鸽互动旗下的直播平台,选择一个“声音比较好听的主播,把喜欢的歌曲发送给他,边听歌边工作”。

同样在这个办公室,长着娃娃脸的傅政军告诉南都记者,这就像是一个一对一的电台服务,下次再来主播会记住他的喜好,唱他喜欢的歌。在这过程中,傅政军会花费两三百元“打赏”。除此之外,他每天还会和妻子一起看直播,“给产品挑刺”。

不过,相比观看直播时相对轻松的心情,互联网巨头 BAT 的入市,后来者的追赶,以及自身产品向移动端的转型,令傅政军压力不小。“PC 端的主播 95% 不会转到移动端,她们的既得利益在 P C 端,因为移动端赚的钱并没有 PC 端的多。”

“欢聚时代(简称 YY )不惧竞争”,但刚刚改名 YY LIVE 的 YY 直播,同样面临转型问题。尽管如此,相比正在风口上的映客、花椒等新兴移动直播平台,傅政军认为天鸽互动是一家赚钱的公司,“到最后直播行业拼的不是烧钱扩规模的速度,而是赚钱能力。”Y Y 娱乐总经理周剑则直言,“平台、艺人、机构,三方组成了今天我们看到的一个直播生态产业链。模式可以被模仿,但生态的迁移,很难。”

移动端的转型焦虑

天鸽互动旗下的 9158、新浪秀和 YY LIVE,起家 PC 端,如今都被划分到传统秀场直播范畴之中。受移动浪潮的席卷,傅政军对自家产品的使用频次,也从 9158、新浪秀,更多偏向今年初刚上线的移动直播产品“水晶直播”和“喵播”。

这与天鸽互动目前面临的向移动端转型的压力趋势一致。据该公司第一季度报告显示,截至 2016 年 3 月 31 日,天鸽互动的收益约为 15.2 亿元人民币,同比下跌超过 18%,利润腰斩,仅约为 2.7 亿元。

据业内人士透露,虽然主播迁移困难,但付费用户向移动端的转移更容易、更便利。不过,“移动端用户客单价明显降低,PC 端单次消费至少 100 元以上,而移动端新进的付费用户每天的消费更多集中在 20- 30 元。”傅政军告诉南都记者,这是行业普遍现象。

此外,天鸽互动和 YY 等老牌直播平台的优势在于,付费用户的深度积累。“天鸽互动更像是初期的淘宝,为个体户提供创业平台,普通意义上的网红之外,正在吸引更多有才艺的人进入。”傅政军举例说,杭州一家琴行的年轻老板在水晶直播上开设了直播,这名年轻人每天会在平台上花费两小时左右弹唱,一天有 100-200 元收入,每个月下来,总收入已经超过琴行的收入。

事实上,随着天鸽互动向移动端的转型,移动端的活跃用户量也开始上升。据其 2016 年第一季度报显示,天鸽互动截至 2016 年 3 月份,移动端的活跃用户占月用户总人数的 27.1%,而在 2015 年同期,这个数字仅 15% 不到。傅政军向南都记者透露,预计到今年底,公司超过 70% 的收入将是来自移动端。

与此同时,YY 今年第一季度财报也显示,其净营收约为人民币 16 .5 亿元,同比增长 43.4%,YY 方面提到增长主要得益于互联网增值服务营收的增长,而这部分的增长又是主要得益于付费用户人数同比增长 57.1%.

而来自在线音乐和娱乐业务的营收为人民币 9.191 亿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币 5 .90 1 亿元增长 55.8%.欢聚时代称,第一季度在线音乐和娱乐业务营收的增长主要得益于付费用户人数同比增长 68.2% 至 266 .6 万,同时,每用户平均收入同比增长 27.2% 至人民币 243 元。

动辄 10 亿美元以上的估值

实际上,傅政军的危机感更多来自于行业的突变。后来者打着全民直播的口号,站上了新风口。

“其实很多企业我们都想投,但是我们为什么不投呢?太贵了,没意义。”让傅政军觉得郁闷的是直播行业的泡沫正在不断扩大,多个刚刚创立的移动直播平台,估值甚至已经远远超过行业老大哥 Y Y 和天鸽互动。据悉,传统演艺公司宋城演艺于 2015 年以 26 亿元的价格全资收购六间房,溢价 68 倍。

傅政军告诉南都记者,天鸽互动此前曾试图与某直播平台合并抱团,但因种种无法谈拢而放弃。

但追赶着的步伐正在加快。以映客为代表的泛娱乐直播初创公司,也相继宣布获得多轮融资。互联网巨头也开始觊觎并进入移动直播行业。其中,360 旗下诞生了花椒直播,陌陌的哈你直播面世不久便创造了巨额营收。腾讯官方出品的移动直播 AppNOW 直播瞄准泛娱乐直播领域,利用 QQ、微信等入口获取用户。

向来低调的 YY 直播也已经坐不住了。6 月 22 日,YY 直播宣布品牌升级为 YY LIVE,并向外界抛出一揽子合作计划及其内容生态布局,牵手华策影视、芒果娱乐、PPTV、ICC 赛事,以及综艺天王吴宗宪。

“YY 早几年做直播非常寂寞,我们一度觉得这是不是很小众的产业,”周剑认为,众多创业者以及 B A T 的进场,推动了市场对于行业的认知。

压力也是动力。傅政军的天鸽互动和李学凌的 YY,孤独战场上终于迎来了对手。不过,傅政军看来,这个市场有点过热,水分过多了。“其实就跟电影票房造假是差不多的,每年号称有 30%、50% 的增长。一旦把水分挤掉呢?没增长了。”而这种做法,正在破坏行业生态,“水分多了,以后要再翻身不容易。”

傅政军甚至向南都记者吐槽:“动辄十亿美元以上的估值,任何一个叫得出名字的直播平台都比我们和 YY 估值高,但他们都在烧钱,大部分其实很难持续下去。我们的主播数、付费用户、付费金额都远远高于大部分直播平台。”

“虽然今年市场的声音非常喧嚣,但 YY 依然在理性看待 2016 年的直播热潮。潮水退去,定会有人在裸泳。”周剑说。

记者手记

“主播和粉丝互动不是唯一变现模式”

面对资本的追逐,傅政军思考更多的却是未来路要怎么走?“整个行业加起来不会超过 10 个亿人民币利润,市场规模可能可以去到 200 亿,但是利润我个人认为不会超过 10 亿,这就是行业天花板。”在傅政军看来,泛娱乐直播领域更大的想象空间在于游戏、电商,这才是真正的金矿。

“目前直播行业正处在一个重要的转型期,主播和粉丝的互动模式并非这个领域的唯一变现模式,”艾媒咨询集团 CEO 张毅也是类似的看法,其认为未来直播模式很有可能只是一个基础技术和形态,而不必死守目前的泛娱乐商业模式,直播技术在教育、社交、电商等领域的应用将更加值得期待。

今年以来,天鸽互动相继推出多款手游,傅政军告诉南都记者,天鸽互动旗下已经上线的手游已经超过 10 款并实现较好的盈利。

游戏之外,天鸽互动在互联网金融等领域也开始布局,走平台生态路线。傅政军认为,天鸽互动打造的是直播平台的生态,在直播业务还不能独立完成盈利的时期,游戏业务能反哺企业,发挥单打独斗企业尚无法企及的生态协同互补。

YY 则押宝在内容上,并提出“内容生态决定胜负,内容生态在 PUGC 上见高低”的观点。所谓 PUGC,用 YY 方面的话来说是专业扶持的自由演出。而为了优化 PUGC 的产出,YY LIVE 正着手开放平台,提出“直播公众号”和“频道合伙人”两个项目,引入品牌、媒体等内容合作方。

与此同时,YY 透露未来还将推出一款命名“YYLIVE 直播机”的硬件,2KG 重的盒子将实现移动直播,并期望达到专业广电级别。

有意思的是,主打泛娱乐直播平台的映客,其 CEO 奉佑生在最近的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希望映客成为第三代社交平台。